桥梁的案例分析

  桥梁是由石材、砖或混凝土建造的功能性建筑,有的则是全木结构,或是为实现某种设计特点而采取的材料组合。城市里的桥为生活在周围地区的人们提供了跨越河、渠、铁路和山谷的通道。夜晚路灯一般被用来引导桥上的行人和交通。在桥梁横跨水域的情况下,船舶交通的需要必须在灯光设计中有所考虑。在距桥较远处不应该满足桥上桥下两方面的需求。

下面是一系列不同种类的(主要是)被用作人行道的桥。

巴黎的桥梁建筑经常被点到,像塞纳河上的诸多座桥也就成为了这里的重点。对这些塞纳河上的桥所做的总体规划是在种种有趣原则的基础上形成的,这些原则所涉及的范畴有:

1)  石桥:材质和细节由灯光加以凸显;

2)  铁桥:用冷色光呈现其架构;

3)  古迹桥梁:用灯光强化其历史、文化方面的色彩;

4)  中枢性桥梁(在重要地段连接两岸):这些桥处的照度应该高于其他桥,无论是在桥面上还是桥身的细节上。

巴黎的纳夫桥

   在巴黎的纳夫桥是塞纳河上最老的桥,由紧凑型荧光灯、荧光灯和氙灯照亮。桥身的细部和桥面由色温为2700K的紧凑型荧光灯照亮。桥栏由一行氙气灯照明。 桥拱由安装在壁柱顶部的3000K的荧光灯管照明。

所有的光源都由(与桥身石头颜色相同的)遮板覆盖,这样就不会给河面上来往的船只和岸边的行人造成眩光。后来为公共道路照明而在桥上增加的灯杆等在白天里构成这个建筑的一部分,到了夜晚,它们就融入到环境中去,变得不那么显眼了。

阿姆斯特丹

   在阿姆斯特丹,桥拱被呈弧形排列的7.5W的30V低压灯泡简单地勾画出来,灯泡外装有特地为其设计的防破坏外壳。这样的照明对体现桥体的立体效果、建筑结构和深度没有什么帮助。这是一个二维的修饰,被许多旅游者视为这个城市的特征。

新千年桥,伦敦

   伦敦泰晤士河上的千年桥连接了伦敦商业区(圣保罗大教堂)和泰特现代美术馆。桥梁的设计竞标被建筑师诺曼・福斯特爵士和雕刻家安东尼・卡罗赢得。这是一座行人桥,320m长,一个简洁的铝结构支持着4m宽的人行道桥面。轨道、扶手和栏杆是由不锈钢制成的。设计者的目的是让桥上的人在各个方向都能看到尽量通透的景观。灯光勾画出人行道的宽度和长度。低矮的灯具位置意味着眼前的景物不会受到干扰。

   照明是由安装在黑暗部分的射灯产生的。这些射灯照亮位于管内壁的反射材料上使他们成为配光均匀而且看不到的光源的灯具。这个手法很适合这种可移动的桥。

   公众对这座新桥的反应极其热烈,以至于使它经受了承载大批游客的严峻考验。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这座桥仍需做进一步的工作,正式开放是在2002年。

Hoge桥,马斯特里赫特

马斯特里赫特的Hoge桥,一座为行人和自行车服务的桥,连接着陶瓷新区和旧城的中心区。这座横架与Mass河上的桥长164m,宽7m。紧凑型荧光灯被谨慎地设置在桥两侧的栏杆上,为行人和自行车提供了充足的照明。一个美妙的细节在于,可以从两侧桥栏的外面看到有光源的小圆孔透出的灯光。可以乘升降梯,或者乘长长的所谓的“懒人”的滚梯从河两岸上桥。在桥上可以把Mass河上的景色尽收眼底,因为在正常水位的时候桥面距离水面有10m高。晚上桥的使用率也很高。

菜单